他媽的 德國

有關於一個胖子在德國的 過去 現在 及 未來

流浪漢

leave a comment »

有一次,我跟我一個德國朋友為了吐司機的事情吵架。

吵得不是因為把土司機弄壞了或是使用方式不對,吵得是因為明明十歐就可以買到一個土司機,幹嘛要花三十幾歐買一個名牌。為什麼不把多出來的二十歐捐給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例如說,流浪漢。

當你看到這的時候,你腦中是否閃過一絲疑慮,"需要幫助的人= 流浪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一直有這樣的觀念,流浪漢就是不勤奮的人,流浪漢今天會變成流浪漢是因為好吃懶做,他們好手好腳卻在街上乞討,是不值得憐憫的。憐憫他們,丟錢給他們,只是放縱他們覺得他們不需要付出任何勞力,錢就會從天上掉下來。

也不知道從多久開始,我一直覺得普羅大眾對於流浪漢就是這樣看的,直到那天朋友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說我人生過太好,這樣就有如他有天發現他最好的朋友是納粹一樣,令他感到失望跟難過。我當下像是被打了一巴掌,氣憤地反駁著。

如果好手好腳,為什麼不好好去工作? 吸毒、酒精上癮,本來就是應該要有基本的判斷力,知道什麼時不能做的,自己做了這樣的選擇,就要能承擔那個後果,怎麼可以拿來當作不工作的藉口?那些街友們,你給他食物他會要嗎?他們要得不就是錢?給他們錢,只是在害他們而已!

朋友不這麼認為,他們說,人生有不可抹滅的因素,造成他們今天需要乞討。他們可能家破人亡了,可能一時之間無法承受巨大的壓力,瘋了,或是無法適應社會體制所產生的框架,使他們被社會淘汰。他可能出生的家庭就不美滿,他認識的世界就是充滿著毒品跟空的酒瓶,他或許不夠聰明,無法申請獲得良好的社會補助。有太多太多的因素,導致他今天坐在街角,向人伸手要錢,乞求一餐溫飽。他問我,你哪天自己去站在街頭八個小時乞討看看,誰會自願在街上乞討,不是因為他們好吃懶做,而是因為情非得已。我們有這麼多,丟一塊錢給他們,讓他們去買一瓶酒,讓他們開心一點,又有何關係?

這個辯論持續了很久,後來牽涉到了賣淫、給他們工作但如果他們不喜歡,他們為什麼一定要做,社會體制的不公,政治…,我忘了我們怎麼結束這個話題的,但我們再也沒有提起這件事情。

後來,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問問我其他德國朋友們跟台灣朋友們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我發現大部分德國人都跟我那位德國朋友的看法一樣,甚至覺得如果給他錢還要限制他要用那筆錢去做什麼事情,是帝國主義。然而大部分的台灣人跟我的看法類似,認為流浪漢不需要被同情。我漸漸的就把這件事情歸類為,文化差異所造成的觀念不同。我甚至就想說,我真的是資本主義下的產物。後來,我在德國街上,在電車裡,看到流浪漢,都會特別觀察他們,我都會想到德國人跟我說的那些不可抹滅的因素,偶爾當我看到在銀行幫忙開門的,滿身揹著空瓶的流浪漢,滿身酒氣倒在火車站裡的,或是坐在街上的,剛好身上有零錢時,就會投一些給他們。

然後,有一天我回台灣了,一個兜售錢包的年輕人(國高中生)攔住我,請我捐些錢給他們,支持他們的創業,我給了,當我跟我家人朋友說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跟我說其實大部分這些人都被人蛇集團操控了,他們是歛財的工具。另一天,我在台北街頭,有個滿身揹著空瓶跟塑膠袋的人,邊過馬路邊呼喊 “小姐,我把我的車票弄丟了,可不可以給我九十塊買車票回金山!!"我呆愣地站在那裏想著我是否要給他錢,我妹妹馬上把我拉我走,說"你該不會要給他錢了!?" “根本就是騙人的!"

後來我想,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大部分的台灣朋友們都認為流浪漢是不值得同情的?

不過,我跟德國朋友在吵架的時候,都過於偏頗了。或許真的有人是因為不可抹滅的因素,或許也有人是賺取同情心,在這世界上有太多的或許跟或許,我們不知道對方的人生到底經歷了些什麼,我們也不知道自己以後會經歷什麼。

或許哪天,我也會坐在街頭乞討。

Written by northandeast

十一月 2, 2015 於 11:01 上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